澳门金沙平台网址

虚构作文教学法探索

文章阐述了把追求“艺术真实”的“虚构”引入追求“合适真实”的中学生作文教学的原因,并对如何在作文教学中引导学生正确运用“虚构”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作文教学教学方法虚构


在艺术创作里,虚构是艺术典型化的基本手法。其基本涵义是指艺术家在艺术创作过程中通过丰富的想象对生活素材进行集中、概括、融合、改造、移植、补充、夸张,使塑造出来的艺术形象更具有代表性,更能深刻地反映生活的某些本质或规律。在追求生活形似(生活真实)的同时,更追求“神”似地表现生活(艺术真实)。把追求“艺术真实”的“虚构”引入追求“生活真实”的中学生作文(本文所说的作文,是指学生主写作的记叙文)教学,理由有三。
(一)“生活真实”的作文理念,并未客观、科学地反映学生的作文实际。
首先,作文是一种精神产品,是学生的主观世界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写作是运用语言文字进行表达和交流的重方式,是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进行创造性表述的过程”。[1]所有写进学生作文里的客观世界,都是通过学生视觉、听觉、触觉等感觉器官获取的,这个“获取”的过程,本身就是学生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解读,在这个或快或慢的解读中,“客观世界”本身已经不知不觉浸染了学生主观的色彩,“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不仅仅是写作者观察生活角度的不同,还是他们主观思想感情等精神实质不同的结果,爱与恨、褒与贬、酸甜苦辣。那种客观、原生态地记录生活真实的文字是不存在的,凡是进入写作者眼里的世界都经过了他的主观思想情感的洗礼,就比如一只猫,在爱猫之人眼里,漂亮迷人,可以亲昵,可以儿女;在厌猫之人眼里,就是寄生虫,传染病。
其次,作文是表现生活,而不是再现生活。作文,是一种创造性的精神劳动。独创,是作文的生命。这种独创,主表现为学生能够通过语言文字表达自己对生活独特的思想情感,即我们常说的立意新颖。思想是什么?思想是人类的标志和尊严,它建构了人类所有的社会意义,诸如人类生存的意义、发展的意义、自我价值实现的意义、理想信念的意义,精神产品的实质就是一种思想的存在。在学生的实际写作中,学生作文的“潜规则”就是主动根据作文表达思想感情的需,对所获取的生活素材进行必的加工,或选择取舍、或变形、或融合、或移植,使其更突出,更生动。写作水平越高的学生,虚构的自觉性越强,技巧越高明。
(二)虚构让学生写进作文里的生活形神兼备。
虚构的实质是“艺术真实”,这是一种建立在生活真实基础之上紧扣“神”似的文字表达,从而超越了照相似的“生活真实”的“形”似。“神”是生活的根本,“形”是生活的载体;“神”是质,“形”是象;“神”是思想,“形”是躯壳。神话类的作品正是因为其表达了超越人类本我、自我的理想,那些荒诞的人事物才被我们认同、欣赏,并且千方百计地从我们的经验世界给它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学生的作文不能只求形似而不求神似,中学生作文写真实的理念,其核心意义是学生表达真实的思想情感,敢于并善于通过语言文字讲真话、诉真情,在赞颂真、善、美的同时,更敢于批判假、丑、恶。这和虚构追求的审美的终极价值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因此,《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提出写作可以“运用联想和想象,丰富表达的内容”,而虚构正是想象和联想的高级形态,体现着想象和联想的创造性和丰富性。也正是这种对生活的“创造”和“丰富”,让进入作文里的生活融入了写作者异彩纷呈的思想情感,学生的作文才有灵有肉、形神兼备,闪烁个性的光辉;也正是这种“形神兼备”,才让“作文”这一教学活动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充满了创造的可能,成为一种名副其实的精神产品创造活动,而非僵死的应试的工具。
我们戒备这种求真的神似的写作方法,总以为它会导致学生虚妄,却从没反思过那种追求形似的写生活真实的理念让学生作“假”、“大”、“空”。
(三)“虚构”是高效培养学生作文能力的一种主方式。
虚构拓宽了学生的作文的思维和视野,给他们的写作一个广阔自由的空间,使他们在写作时能够汇集所有耳闻目睹的不同时间、空间里适宜表现作文思想感情的人、事、物,将生活素材在短期内裂变为写作素材,形成具有强烈自我色彩的东西。这是一个真正的创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学生主体的自觉投入,他们的创造性思维和想象能力得到了空前的拓展,语言的感觉被激活,思想情感的火花异彩纷呈,文思处于一种活跃而敏捷的状态,能够快速地写出高质量的作文,既激发了作文兴趣,又培养了写作能力和创新精神。

那么,如何在作文教学中引导学生正确运用“虚构”呢?
(一)引导学生在感悟生活的基础上,积累较为精当的作文素材。
在对待写作素材积累的问题上,一般认为,求学生先深入地观察生活、体验生活,然后感悟生活,在此过程中积累起丰富的生活素材。但是由于学生的学习任务较重,写作只是他们学习语言文字表达的一种方式,是语文学习的一部分,而非作家的创作,是一种专业,他们不可能像作家一样,为了“作文”去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收集素材,再慢慢地整理素材,形成丰厚的生活积累之后再写作。教师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让学生在感悟生活的基础上——这种感悟来源于某个场景,也可能来源于某一句话,有意识地去收集相关的生活素材,比如学生观看了时下关于网络名人凤姐、犀利哥炒作,感悟到我们这个时代物欲的浮躁——现代生活让我们享受了多元化个性化的同时也让我们身陷文化和审美的庸俗化之后,据此去关注一些与此相似的其他事件(生活里的、媒体上的)。
在这里,有必重申这样的观点,生活素材不等于写作素材,这是两个有关联的系统,但生活素材只有经过作者有意识地筛选以后,才有进入写作素材的可能。这种先感悟生活再积累并随时更新的生活素材,就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写作素材。写作素材的积累,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亲历的生活素材,二是来自网络、书刊报纸的间接生活素材,由于学生所处时代媒体资源的丰富,教师特别引导学生利用现代媒体渠道去获取间接生活素材。
(二)大量阅读优秀的文学作品,让学生从感性上把握虚构。
俗话说只写不读,手高眼低;只读不写,眼高手低。这说明了感性经验的重性。现代医学研究表明,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只对自己有深刻体验的东西有印象。所以,理性的认识不能代替感性的体验。高质量、快速度地让学生学会“虚构”,必须让学生汲取文学作品的阅读中足够多的感性的营养,同时,教师也尽可能地提供这些作品人、事、物的生活原型,让学生跟现有的作品比较,强化理性上的认识。
小小说篇幅短小,一般千字左右,短的甚至只有几百字,篇幅上较接近中学生写作的作文,而且在立意、选材、语言和表现生活的技巧上,都有许多值得中学生作文借鉴的东西(如它选取生活的一个片断或瞬间,反映生活迅速及时,贴近生活,并且语言精练含蓄,“以小见大”),因此,教师可指导学生阅读和剖析大量优秀的小小说作品。
(三)在遵循艺术真实的前提下,教会学生虚构的方法,使学生善于虚构。
虚构的基本方式有两种——艺术典型化的两种方法一是以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人,一件事为原型,适当吸收其他素材,或者适当想象,以弥补人物和事件的不足,使之更生动、更突出,更具有社会意义和时代价值。这种方法我称之为“部分虚构”。二是广泛地集中多种人和事,对之进行提炼、选择,再缀合成新的人和事,来表现文章主题。这种方法我称之为“完全虚构”。

不论采用哪种方法进行虚构,都必须遵循学生作文中使用虚构的根本原则——虚构出的人、事、物能够揭示社会生活的本质并能在生活中合情合理地存在,说真话、诉真情。在多年的虚构作文实验中,我还特别强调一点,就是叙述人“我”与学生自己的身份相符,以增强作文的生活真实性。
由于中学生把握生活的能力有限,收集到的生活素材数量不多,分析综合能力不强等局限,教学中以采用“部分虚构”的方法为主,这样,一方面适应了学生作文总喜欢从亲历中寻找人、事、物的习惯,调动了他们的生活经验,另一方面又避免了“完全虚构”所容易带来的生拼硬凑甚至胡编乱造。
下面这篇《亲情》,就是我的学生初学虚构时用“部分虚构”的方法写出来的优秀作文。
1992年,我国北方部分省遭受洪灾,各地纷纷捐款捐物献爱心,我们班也捐了,针对这种实际,我布置了《亲情》这篇作文,一位学生写了这样的人和事
班上,大家都一元或几角的踊跃捐款,我的同桌坐在座位上,低着头,全班就他一人未捐。他家境一般,捐一角或二角钱应该不是什么事。款捐完了,教室里静悄悄的。大家都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盯着他。我受不了,就悄悄塞给他五角钱,他毫不客气地把我的手推了回来,然后站起来,红着脸,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纸筒,望着老师讷讷地说“老师,我捐这个可以吗?”老师赶忙点了点头。他递上纸筒,老师打开,愣了一下,便把纸幅面向大家,那是一幅他画的画一片饱经沧桑的土地上,一棵嫩绿的小树苗,倔强地撑起身子来。
这篇作文生动感人,就在于这个学生把《最后一片藤叶》中的那在墙上画藤叶的细节变了一下形,移植到自己亲历的人和事件中来,是不这样,就没有深远的意义了。
“完全虚构”是一个对多种人、事、物进行提炼、选择再有机融为一体形成新的人和事的复杂过程,是学生最难掌握,但也是最能发挥学生创造力的。学生可以根据立意的需,凭借已有的生活经验,凭借对生活的把握和推断,凭借丰富的想象,将不同时间和空间的感人事迹缝合在一块,锤炼出新的人和事。一位学生在《我的老师》这篇记叙文中,就虚构出这样一个人一件事家乡发生了特大洪灾,学校被洪水围困,学生们惊叫着,危急中,班主任张老师沉着指挥大家把门板卸下来,把课桌凳用电线、铁丝、绳子捆起来,拼成一只只大木排,水淹起来了,学生们争先恐后地往上爬,张老师抱起一个个学生送到木排上,他刚把最后一个学生抱上木排,一个波浪打来,他沉了下去,一会儿,又冒了出来,竖起一只握紧的拳头,又一个浪头,张老师不见了,同学们获救了。这件事可以说是震撼人心,是学生集中了三件事合成的,一件是学生在报纸上看到的解放军战士救落水儿童的事,一件是本地发生洪灾,一所学校课桌被漂走的事,还有一个细节,是作者把王愿坚《七根火柴》中无名战士擎起手指指向北方的细节变形后得到的。但是缺乏真实存在的可能,比如洪水汹涌,能够淹没老师,简易“木排”怎么能够抵抗它的冲击?
所以,对于学生来说,完全虚构的做法虽然能使他们的作文更具开拓性,更能调动他们的主体创造意识,但是最容易使虚构出来的人和事在人与事的搭配、事件的细节与细节之间的缀合时互相矛盾,运用时一定慎重。
(四)以核心细节为支点,使虚构出的人、事、物具有足够的质量和分量。
学生作文空洞无物,主是缺乏核心细节的支撑,所以,有些作文,尽管立意新,但是不厚重。为了让学生认识到核心细节的重性,我曾给学生演示过自己的一篇小小说《老师的窗口》的虚构
深夜,12点了,校园里的灯火渐次熄灭。黑暗和寂静从四面八方涌来,我站在学校的操场上,看见老师的窗口还亮着明亮的灯光,像夜晚的航灯。我的心里十分温暖……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