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记忆:上世纪60年代初美仁宫卖沙嗲面的“番仔婆”

摘要: 小城旧事

11-10 06:32 首页 鹭客社


他似乎很怕见人,有时竟提着一桶沙嗲辣钻进公园去兜一圈,三转两转又转回来站在老婆面前,一脸讨饶的表情、一桶原封不动的沙嗲辣。





最早厦门的“双全酒家”在浮屿,后来分店在美仁宫。前几年“双全”把“朝阳”(原先的‘华北’)吞下坐在中山路,现在“双全”自己不知日子过得怎么样?“番仔婆”卖沙嗲面出名的时日就是在美仁宫的“双全”旁边。彼时正在三年困难时期刚刚渡过,政府允许小生意人松动一下的上世纪60年代初。


“番仔婆”是印度尼西亚回来的混血儿,厦门人眤称“脱阿”、“土生仔”。她那张脸谁也无法假冒,谁也无法临摹。酱色的脸面,大眼凹陷、鹰鼻坚挺、嘴巴内收、下颏外突,很有英迪拉。甘地夫人的样相。“番仔婆”一口厦门话全是南洋味,她用印度尼西亚话招呼顾客“吃”:“妈干!妈干!”绝佳的广告,正宗的沙嗲。久违了可口食品的中国人眼睛闪耀着青绿的饥饿光芒。摊前座位上客人挤得如同电线上的麻雀正在埋头苦干,凑着那碗叫人流汗流泪流鼻水的沙嗲面嗤嗤响地“妈干、妈干、再妈干”。


混血的“番仔婆”看不起自己那位唐山老公,不让他在摊前出现。说他那张“孝男脸”客人看了会呕酸水。她用一只白色搪瓷加盖的铁桶装了沙嗲辣酱,把长着一对凸凸牛眼的纯种老公打发到四处去沿街叫卖。唐山老公口讷目呆不是商贾之材,沿小巷过短街慢腾腾地走、怯生生地小声叫“沙、嗲、辣。沙、嗲、辣……”没一点激情,没一丝感召力,像犯错误的小朋友在做检讨。他似乎很怕见人,有时竟提着一桶沙嗲辣钻进公园去兜一圈,三转两转又转回来站在老婆面前,一脸讨饶的表情、一桶原封不动的沙嗲辣。混血老婆凹眼目光如电:“站这么呆?!”唐山老公凸眼双合悻悻再去。小半天又悄悄回来,搪瓷铁桶斤两不少,只是那张“孝男脸”上都是可怜的哀求。锅盆碗碟手忙脚乱的混血老婆凹眼怒视着可怜巴巴的老公的凸眼,她已无声斥骂,手执铁匀敲打铁锅铿铿锵锵。唐山老公只能极不情愿又极为顺从地再提桶小卖而去。刚走到混血老婆凹眼看不见的拐角处,猛地停步回转头喷吐满腔悲愤,低声恶骂:“干汝娘的死番仔!”


我担心唐山老公会连人带桶怒沉筼筜港!(那时离筼筜港被填死还有近10年岁月)中午放学后我回家特意绕道经过“番仔婆”沙嗲面摊去留心一下,只见唐山老公垂着肿肿的牛眼皮在混血老婆背后一声不响地刷洗碗筷。


这对“国际接轨”的老公老婆当年不知是唱了哪首《南洋情歌》:“……看上溜溜的他(她)哟!”



庄南燕乡土作品导读:

厦门记忆:“打石字”边上“鹰哥楼”,石去楼空鹰哥散

厦门记忆:美仁宫尾头社的“卖水三婆”

厦门记忆:永远回不了家的母亲

厦门往事:江湖艺人孤线弦


作者简介:庄南燕,笔名雪狼,厦门人,1951年出生,毕业于福师大,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勤于笔耕,擅长刻画本埠底层人物。



 LOOKERS 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



 



首页 - 鹭客社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