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书 | 荒诞中的世界真相

摘要: 它会颠覆你过往的认知,重塑你对物理学以及世界的看法。通俗而深刻的论述了时下热点人工智能以及相对论所引申出的各种问题。

11-09 05:27 首页 航旅IT圈

WePhone创始人自杀事件的热波渐渐地被其他热搜所替代,我们在网络上也已经看到了很多关于其妻子翟欣欣给他发的恶毒威胁的信息,那些信息照射出的人性,与翟欣欣清纯的外貌有着令人晃眼的差异。


他们结婚前是在网络上经介绍认识的。互联网时代在人们的生活中日益根深蒂固的今天,我们已经开始习惯在网络上去寻找爱情。


但网络上对方展示出来的一切,真的能代表一个人真实的模样吗?


阿溟在新书《荒诞中的世界真相》中通过一个著名的“特修斯之船”的思想实验,阐述了很多关于网络的兴起对于人重塑形象的话题:


“在近代科学兴起之前,人类不仅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个直观的认知,对他人的认知也始终依赖于模糊而笼统的感受系统。当我们认为自己认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的脑海中所依赖的“数据”通常只是他的外部形象和交际风格。这既缺乏明确的判断依据,也没有具体的数据分析。一切都只是一种印象。


而同时,网络的兴起带来的虚拟化的人格,使得人格的稳定性也变得面目全非。尽管不是常常可以看到,但如今想要让自己脱胎换骨成为另一个人,不再是无法做到的想象。 和精神失常不同的是,虚拟形象的出现并非一种人格或外在形象的改变,它更像是自成体系的人格或外在形象的新生。每一个通过社交软件进行交际的人们,都在注册账户的那一刻重新解构了自己的形象和人格。在心理学的理论中,每个人都有多人格的倾向,人们借助网络将这样的潜在心理发挥到了极致。尽管这并不能称之为病态,但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多重的人格身份势必会互相影响。这种影响可能只是对思想和语言上的切换造成轻微混乱,也可能只是使人们更加封闭自我,逃避社交,但最终每一个个体的轻微变化,就左右了整个人类社会形态的发展。”

                            

“每个人都还天真地认为网络无非是一种接近于消遣的活动,仿佛每个人只要愿意就可以随时抽身远离。但事实上,今天的人们已离不开网络了。 网络已经悄然进驻我们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并且当网络继续存在并扩张下去,将会更大程度上统领我们的生活,而毫无疑问也将继续伴随我们的余生,这个虚构的世界真的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了。”

——《荒诞中的世界真相》


但值得开心的是,也有更多的人在网络上通过展示自己少有的精良日常,不但交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借此将精良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习惯和追求。


这类人往往通过展示“精良”,获取他人的鼓励,继续保持精良,直到成为了精良本人。


网络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我们是通过它来消耗时间、营造一个虚假的自己来膨胀自己的外向表现,还是听从内心,借它来刺激自己变成更好的自我,结交更好的朋友,全凭我们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正如作家阿溟所说:


“网络带来的多重人格最终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怎样的意义,现在还有些扑朔迷离,但如果论及其本身所存在的哲学意义的话,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内心深处那个渴望释放出来的真正自我。”

                              ——《荒诞中的世界真相》


编辑推荐


它会颠覆你过往的认知,重塑你对物理学以及世界的看法。通俗而深刻的论述了时下热点人工智能以及相对论所引申出的各种问题。
语言新奇有趣,一改过往物理学给人们留下的深奥死板的印象,让读者在愉悦的阅读体验中感受到物理学的神秘与奇妙。
通过本书可以了解到时下最经典的思想实验,让读者更有参与感,对时下的哲学以及物理实验有更清晰的认知。
或许物理学对于普通人的而生活,并无太多的必要性,但是我们随着人类的发展走到今天,我们是否应该站在更高处看一眼我们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呢?一如作者阿溟所言,“作为一个普通人,了解这些涉及宏大主题的思想实验可能并不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太多改变,但是,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应该有那么一个时刻,超脱于自己,站在人类全体的高度上,去思考一下关于这个
世界的终极答案。我想,不管会不会有结果,那一刻,就是我们生命中最富有神性诗意的瞬间。”


作者简介


日本大阪大学医学博士,留学日本11年,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出版有《科学的边角余料》、《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日本》、《一起的记忆》等诸多著作,并译有《漫溢之爱》等作品。



文章选读


为什么我是我?——关于自我认定的超级难题

最简单的问题通常都是这个世界最难以回答的超级难题。比如何为生,何为死,世界的边界又在哪里?又比如人为什么是人,我又为什么注定是我?关于自我的认知,是形而上学最核心的拷问。和猫狗不同,灵长类是可以对自我产生存在意识的动物种群,虽深刻却又不足以让人类能够对镜中映射出的那个自我进行一个清楚而终极的判断。如何定义自我,决定了我们将如何理解这个世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尽管人类的发展走了这么远,却可能还没有跨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

1、什么决定“我之为我”

近代科学的兴起,曾经一度成为人们期待了解自我认知终极秘密 的武器。灵魂存不存在,内心和自我意识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不仅 是人类生命中最为神秘的一环,也是科学可以借此一举攻破千百年来 由神学构建的世界终结命题。然而,尽管解剖学、微观生物学将人体 组成的探究发挥到了好。可人们最终发现,就算把人类研究到分子 级别的大小,也仍然没有找到什么是决定了“我之所以是我”的终极 答案。相反,当科学将人类的组织结构研究通透之后,面对复杂的人 类组成部分,却对“最终将复杂的人体组织调动起来,形成一个完整 人格的核心部分究竟是什么的”问题变得更加无从下手。

科学的视角下,灵魂是不存在的。一切人类的活动、思想、情 绪、感受,都不过是冰冷的生物化学反应和生物物理学规则的综合结 果。将人类的身体组合起来,那就是一个人,拆分后,不过是毫无生 机的有机物。但这样的结论并不能使人信服,这超出了人类理解自身 的思想维度。我们即使可以接受关于计算整个宇宙的复杂公式,也无 法接受自身的丰富感受力和思想都来自那些由于不同目的而组合起来 的化学分泌物和细胞活动。而更耐人寻味的问题则是,科学的结论如 果成立,将留下另一个问题,如果将组成人体的器官或组织取出任意一部分,显然都无法代表这个人;而如果仅仅将拆分的人体组织器官 堆放在一起,就真的可以说这就是那个人了吗?如果不算,一个人的 人格和身体之间究竟还有什么是不曾被科学纳入视角的呢?科学让我 们对于自我的定义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在古老的时代里,尽管近代科学还没有兴起,还是有一些哲 学家设置了一个更难以回答的问题。这就是著名的思想实验——特修斯之船。

特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这是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 载。它描述的是一艘在海上航行了几百年的船,中间经历过无 数次的维修和替换部件。木板一腐烂,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 推,最后所有的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那么,最后这艘 船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 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这个古老的思想实验诞生之时,还没有诞生近代科学。思想实验 中的“船体”不存在灵魂,因而在描述这样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的 参照物上并不会产生更进一步复杂的问题。但当近代科学对人体进行了充分的研究之后,人类自身同样面对这样一个问题,究竟什么代表了我?随着科学的进步,特别是细胞工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利用每个人自身的细胞生产出完全不发生任何免疫反应的器官和组织只是时间问题。尽管未必有人会更换全部器官和组织,但特修斯之船中所描述的那种情况,是可以切实发生的。一个崭新的我还是不是原本的那个我,将是未来人类需要直面的真实问题。

其实,不需要细胞工学的新进展,一个正常健康的人体本身,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新陈代谢,人体的所有细胞更新一遍大概只需要 6-7 年。也就是说,现在的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过去 6-7 年中被逐批更换为了更新的一代。人体本身就是一艘特修斯之船。只是,这个更新换代缓慢大部分时候我们无法意识到这个问题。特修斯之船的问题一直不曾远去。

哲学家大卫?刘易斯(David Lewis)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开这个终极难题的思路。他是从形而上学的统一性上出发,认为任何事物都需要从四维的元素来认定,除了形态、质量、决定一个事物的还有它所在的时间和空间。一个连续性的事物本身在时间和空间上有着前后因果的影响力。正如,一个完全更换了零件的特修斯之船尽管从本质上和原本的船完全不同,但显然在时间轴线上前后互为因果,没有原本的船体,也谈不上出现新的船体。尽管更换零件可以让它面目全非,至少旧有的一切都随着更换而荡然无存。但在四维的角度来看,新的部件建立于旧的本体,即便最终完全取代旧有本体,它们依然是同一艘船。 其实刘易斯的理论如果从反面观之,倘若我们不从四维的角度来认定统一性,那么,不仅仅只是更换器官的人体,连流淌的河流、四 季变化的山峰都存在统一性的问题。因为它们的内部构成都不是恒久 不变,但显然我们不能说因为河水的变化,山峰中草木的更替,河便 不是原本的那条河,山也不是原本的那座山了。这个世界所有的存在 便都成了可疑的不确定。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当一个人苍老或者更换了身体器官,他依然 可以认为自己还是曾经的那个自己,是因为他和之前任何一个时刻的 自己在这样的一个时空中始终保持着因果联系的连续性。除非这种连 续性被打破,那么,这种因果关系就是存在不变的明证。

当然,四维角度的说法也并不完全,因为虽然特修斯之船中所 描述的情形,可以通过因果联系的连续性来找到前后者之间的关联, 但事实上,这种说法只能帮助我们解决一部分的特修斯之船的“困境”。

试想,假设当一座沙丘改变了形状,或增减了重量,我们可以根据刘易斯的理论来证明它还是原先的沙丘。但如果我们将这个沙丘一分为二呢?或者取出其中的一把沙子,我们可以说这一把沙子也是那座沙丘吗?那剩余的沙丘呢?

这就是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后来对特修斯之船的延伸。他假设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的确,当特修斯之船不断更换零件,刘易斯的解释可以通过前后的因果关系来证明特修斯之船没有改变,但用更换掉的零件去组装另一艘新船,最终我们将得到两艘符合大卫?刘易斯理论的特修斯之船,而且两艘都是同样的,没有办法证明其中哪一艘才是原来的那艘。因为毫无疑问,两艘船都和最初的那艘特修斯之船有着时间和空间的因果关系。尽管大卫的解释并不能完全解决特修斯之船的困境,但至少,他给我们一个方法,让我们可以去理解我们自我存在的证明,并不仅仅依赖于肉体的感知。它可能更接近那个浪漫的说法,我们都曾经存在于某个时代里。


? 点击左下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获取赠书方法:

“ATIT周五读书”本周免费赠送《荒诞中的世界真相,如您对本书感兴趣请留言并转发

1、如多人留言将由编辑挑选“最走心留言"获赠本书;

2、请保留微信公众平台发送的留言入选“服务通知”转发截图以确认身份;

3、本赠书截至下周四;下周五发布获赠名单。

附上期赠书名单。

上图为上期《故事生灵》赠书名单:请在10月13日前添加微信editatit 以便发送赠书。

赠书有限,书香无限。希望能把更多好书给需要的人。

●  ●  ●    

 ? 专业原创行业分析文章、行业热点评论、知识分享文章

 为国外IT厂商提供内容翻译和文章推广服务

 为IT公司提供软件产品宣传服务

 ? 为行业会议组织公司提供组织和宣传

 提供IT解决方案咨询服务,撰写RFP



首页 - 航旅IT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