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出走三十年,最后还是回到了大观园

摘要: 记录不可逾越的荧幕经典

09-08 06:03 首页 百草园精选


2016年10月,欧阳奋强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对他说:“奋强”二字太苦,你演过贾宝玉,不如改名叫欧阳宝玉吧。这已经是欧阳奋强做导演的第29年。但是,大家记得的,只有他的贾宝玉。每每参加饭局,欧阳奋强时常遇到这样的尴尬:提导演欧阳奋强无人知晓,一提贾宝玉,人人认识。


87版《红楼梦》的光环太过强烈。饰演探春的东方闻樱就曾感叹道:“红楼梦》的光环太耀眼了,让你很璀璨的同时也会让你很黯淡。我们再去奋斗时,难度真的很大。”剧中演员除扮演王熙凤的邓婕一直被人关注以外,剧中大部分演员都离开了主流的公众视线,或是转成了幕后,又或是做了生意,纷纷走出了大观园。



87版《红楼梦》的光环背后,是剧组每一个人的付出。还在筹备阶段,这部电视剧就收到了各方吹来的冷风。因为此前,越剧《红楼梦》已经深入人心,有人说:“换了徐玉兰的脸,观众不认新的“贾宝玉”;换了王文娟的脸,新的“林黛玉”也不会被接受。”导演王扶林立下军令状:“8集后,让观众认可新宝玉、新黛玉。”

王扶林此后便要求所有人立刻开始读原著,还把所有认为可以演角色的人,集中起来办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里,导演和剧组成员们一起生活,一起读书。剧组的顾问团可谓实力强大:沈从文、启功、吴祖光、周汝昌、曹禺等等。《红楼梦》筹备和拍摄共花了5年时间,前三年,都是培训。


导演王扶林


欧阳奋强是在培训班快结束时进组的。此时距离正式开拍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培训班要求所有演员不仅要阅读原著,还有形体训练和小品训练。每个演员都要排演自己扮演人物的小品。形体课难不倒欧阳奋强,但是拍小品成了他的弱项。导演王扶林为了减轻他的压力,做主把培训的内容都减免了,只让欧阳奋强在剧组玩。这一招反而有了奇效,宝玉的第一场戏是王熙凤带着宝玉见秦可卿:

穿上那身行头,我一下就找到了感觉。有戏曲底子,这个帮了我很大的忙,穿上这身行头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出现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甚至连走路都不会了的情况。

凤姐带我走进可卿的闺房,我站在一边看着躺着的秦可卿和坐在她榻上的凤姐,双手垂着,微微弯腰,又是惊喜——我的戏开拍了——又有微微的不安和羞涩,带着这样的心情表演,却也恰好符合了这场戏里人物的内心世界。

拍完,我就偷偷看坐在监视器后面的王导,就看见王导微笑着点头。

我,知道自己有戏了。

顾问团里的吴祖光本来是反对将《红楼梦》搬上荧屏的,因为他认为没人能还原贾宝玉。但是当欧阳奋强的第一批样片送到时,他激动地说:“可以拍了,可以拍了......”


1987年5月,《红楼梦》正式播出,根据中央电视台统计,播出时的收视率一度高达75%。此后这部剧不断重播,一年又一年。每次重播,总能让圈到更年轻的粉丝,三十年来,它的粉丝不仅有60后、70后,更有80后、90后。

《红楼梦》大红后,欧阳奋强没有继续当演员,而是根据自己多年前就定下的规划,回到四川电视台做了一名导演。起初几年,他执导的电影几乎年年都能得奖,那时候的欧阳奋强无疑春风得意的,刚过三十,年富力强,单位领导还破格给他分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各种荣誉称号接踵而至,37岁被破格提升为国家一级导演,欧阳奋强在四十岁前获得了体制内能获得的一切。

但是,他始终处于一种焦虑,他知道他所获得的这一切更多的是“贾宝玉”给他的,而不是导演欧阳奋强自己挣来的。

欧阳奋强一度想要逃离贾宝玉的阴影


他要证明自己,于是开始和贾宝玉割裂。他开始刻意留起了胡子,也不打理皮肤,在路上遇到要求签名或合影的粉丝,他会否认自己的身份。但是,导演欧阳奋强从未拍出过大红的作品。他与陶红、何政军合作了家庭剧《纯真年代》,又与何政军、何赛飞、唐国强、王姬拍了一部讲述四代人奋斗史的《人间风雨情》。但在欧阳奋强有据可查的44部影视剧中,没有一部能够在一线或二线卫视播出。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他发掘的演员王迅在2005年被宁浩看中,出演了《疯狂的石头》中四眼秘书的角色,此后,他还拍摄了《疯狂的赛车》、《杀生》、《港囧》,更参与了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的拍摄。

2015年开始,不断有投资方找到欧阳奋强想要合作开发《红楼梦》的IP,面对这些摆在眼前的选择,年过5旬的欧阳奋强开始转型。他租了一个十平米的工作室,开始运作网剧《红楼梦》的项目,但是如何在“尊重原著”和“营造网感”间,他无法找到一个平衡点。

促使欧阳奋强回到大观园的契机,源于薛蟠的演员陈洪海。

2016年一天晚上,陈洪海做了个梦。梦里,他竟然想到,《红楼梦》从书本被搬上荧屏,不知不觉竟已30年。醒后的陈洪海辗转反侧,他决定策划“大聚会”,召集剧组所有可能出席的主创人员。

有一回,他对欧阳奋强说,你53岁了,正是33年前王扶林导演拍《红楼梦》的年纪。更年长的,比如贾赦扮演者李颉,2016年已经过世。40周年大聚首还可能有吗?

“不可能了。”陈洪海说。

但是陈洪海在策划“《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时突然生病,摊子就落到了欧阳奋强身上。这次音乐会的资金筹备,欧阳奋强采用了网络众筹的方式,可是项目刚一上线,铺天而来的却是骂声。人们纷纷指责欧阳奋强利用《红楼梦》为自己牟利。更有刻薄的网友评论:“凭什么你们乐呵,我们掏钱。”

委屈的欧阳奋强终于忍不住了,彻夜疾书,发了一封《致87<红楼>剧组的老师、兄弟姐妹的公开信》。信中有一处写道:我一不图名,二不图利,没必要借助这样的活动圈钱和哗众取宠

舆论于是反转,不同的微信公众号、微博都开始转载“纪念活动”消息,包括六小龄童在内的文体界“大咖”争相转发。公开信发表的当天,筹金就突破了70万元,几天后,到了100万元

2017年6月17日,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上演。音乐会空前绝后的重聚了百余剧组演职人员。这也是87版《红楼梦》开播30年以来,人员最齐全的一次剧组聚会。

这次音乐会上,欧阳奋强还带来了自己的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 》。在筹备音乐前,欧阳奋强在做的事就是这本书。在书中,欧阳奋强亲自执笔,采写了100多位剧组人员讲述该剧筹备、拍摄的细枝末节、来龙去脉,讲述红楼演员的人生故事。


书中有当年拍摄戏里戏外的点滴故事,全国海选、集中培训、正式开拍,多情公子和大观园中的姐妹在镜头外,有竞争也有友爱。这些青年男女脱下凤冠霞帔,走出红楼,踏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除了演员,作者也将笔触聚焦于王扶林导演,以及配音、作曲、演唱、服画道等幕后人员。

剧中服装设计史延芹的人物服饰画稿


书中有大量的此前未公开的图片。这些图片大多来自演员的珍藏,设计师用电分调图,完美还原《红楼梦》的古典美。

该书内容全面,涵盖几乎所有演职人员:出镜的主演、群钗、丫鬟、婆子、小厮、小孩;幕后的导演、配音、配乐、美术、化妆、服装,完整讲述每个人的剧组往事,人生历程,满足你对该剧的敬畏和好奇之心。

这本书更像是欧阳奋强献给《红楼梦》剧组人员和粉丝的青春纪念册。所以在设计上,本书印刷精美、装帧精致,裸脊精装,方便阅读,适合珍藏。外包封展开正面为精选剧照组成的几年照片墙,背面有众主创人员的亲笔签名墙。

算命先生的话,欧阳奋强听了一半。他没有改身份证上的名字,只把微信名和微博名改成了欧阳宝玉。在外闯荡三十年后,贾宝玉回到了大观园。


▼  点击阅读原文,珍藏经典红楼梦


首页 - 百草园精选 的更多文章: